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广东视论坛

搜索

产品推广亲子教育娱乐八卦养生天地

网友爆料舆论监督社会时事法律天地

房产信息车辆信息谈股论金投资杂谈

同城交友情感夜话心情日记开心乐园

旅游信息旅行美图家居风水风水杂谈

总共43条微博

动态微博

发表于: 2018-1-12 09: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智臣”的1578天,就是我与陆新献的1578天。
  我叫刘建华,今年38岁,河南郑州人,“中山市智臣电器有限公司”的“名义”法人代表。我要检举揭发中山市东凤公安局将我非法拘禁120小时并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贱卖我民营企业,导致我千万资产受到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罪!我已经向中山市政府、公安局,广东省人民政府、省公安厅进行了举报投诉,我会继续去北京上访投诉!
  我的大哥叫陆新献,55岁,河南开封人。“召歌五金电器有限公司”(下称召歌五金)的老板。“中山市智臣电器有限公司”(下称智臣电器)就是他发起的,他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大股东。
  一直以为陆新献对我有知遇之恩!是他搭建了智臣电器,是他教我在商场中运用计谋来运筹生意。为了感恩,我对他言听计从。而陆新献的背后,却是以创办智臣电器为名,为他的召歌五金谋取巨额利润(60万台电机,每台高于市场价格5元,就高于市场的就获利300万元)。当他的计谋被识破为了掩人耳目,又计谋将黑手伸向我这个“小弟”,他处心积虑先是他一手谋划,联合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局,将我打入冤狱之中。在冤狱期间陆新献为了达到其个人利益在东凤公安局的帮助下将我从看守所提押出所,逼迫我签下贱卖智臣的《协议书》(价值近千万贱卖为162万)。
  37天的冤狱,是检察院的介入还了我一个公道,对我作出了“证据不足、给与释放”。可陆新献仍不罢休,又在东凤公安局的帮助下对我办理了取保候审。又向法院虚假诉讼两起民事纠纷,将其出资开办智臣及全部银行流水,说成是我的对他的私人欠款,高达千万元!向中山市东凤公安局获取诉被查封的智臣电器财务资料来作诉讼证据起诉智臣电器欠其四百余万元。

  陆新献是 召歌五金电器的老板,也是智臣幕后老板。
  一、陆新献错误的品牌路线,智臣陷入困境。
  陆新献才是智臣真正的老板。虽然智臣电器股东对运作品牌反对的声音很大,但陆执意要走品牌路线,坚持要背离原来的合伙时的计划,公司不具备品牌策划的人才储备,陆新献的一意孤行,让智臣陷入困境。
  陆新献一意孤行要运营品牌,但又没有经验,连续运营两个品牌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陆新献干脆将“昭歌”作为智臣的品牌,将智臣电器纳入“昭歌实业”旗下的子公司。然而仅2017年1—4月份,财务显示智臣投入“昭歌”作为品牌运营就耗资巨亏了260万。
  二、陆新献设局收回合伙协议,意图金蝉脱壳。
  2014年至2017年智臣电器的经营一直没有起色,运营品牌又耗资亏损巨大,2017年07月智臣电器无法维系的前夕,陆新献要求变更营业执照股东比例,当时智臣电器营业执照股东比例为: 刘建华占90%(实际占30%)、“陆*”占10%(陆新献的女儿)。,陆竟然无耻的要求变更我占股100%,我断然拒绝,最终引来陆新献“赠送”的牢狱之灾。
  2016年,陆新献创办“广东昭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昭歌实业)将智臣电器纳入昭歌实业,成为昭歌实业的子公司,并夸口称已经与“中国航天部”签了合作协议,并提出要增大智臣电器投资,两位股东拒绝增加出资退出智臣,也被陆“合理”的请出了智臣。陆新献通过几次的股东变动,收回了所有股东所签的“合作协议”。这里面就“暗藏玄机”! 陆新献深知其为了召歌五金的盈利已经掏空了智臣。收回合作协议就为了智臣倒闭后能金蝉脱壳。然而让陆新献没有想到的是:我仍保留了一份合作协议!!
  三、陆新献的智臣,是为了他“召歌”的巨额获利。
  回忆智臣走过的艰苦历程,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智臣电器其实就是为了帮陆新献的召歌五金的赚取巨额利润。召歌五金是智臣电器“电机”的唯一供应商,陆新献不允许智臣采购其他电机,而智臣电器购买召歌五金的电机每台就高于市场价5元以上,智臣电器一共采购了召歌五金的电机超60万台,单是高于市场价召歌五金就获利超300多万元。
  四、陆新献设局交接智臣,让我交出账目!
  2017年6月6日,陆提出要清查账目为由,让我整理账目给陆。可最后陆却隐匿部分账目,断章取义联合东凤公安局,以 “挪用资金”让我蒙受 “不白之狱”共37天。
  智臣眼看难以维系,陆新献为了其个人、家人及他的召歌五金可以金蝉脱壳:一是企图让陆新献的女儿退出智臣营业执照中的股东身份(陆的女儿占股10%);二是要将智臣和昭歌品牌运作要分开运作,避免智臣电器影响到召歌五金。同时陆新献指使智臣电器只生产、不销售,并将产品全部转移到陆新献自己的仓库。
  五、陆新献联合东凤公安局,我牢狱37日!
  2017年06月26日智臣电器与供应商发生经济纠纷,东凤公安局的局长、政委带领大量警察也来到了智臣电器。陆新献因为是河南商会家电灯饰分会会长,所以结识了东凤镇公安局的很多领导,很多聚会我负责接送,我也认识了一些。
  接下来的26日、27日连续两天,每天24小时被东凤公安分局随时审查,身心疲惫!东凤公安分局反复的审问,让我神志不清也引起全部供应商恐慌、工厂大乱,导致无法正常经营。
  2017年6月28日凌晨两点多,我被警察带走关押在东凤公安局,公安局明知是在插手经济纠纷,又强行让我签:我是自愿留在东凤公安局的协议。之后有警察告诉我,陆新献是以他女儿的名义报案说我涉嫌“挪用资金”。东凤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仅凭逼我签下自愿留在东凤公安局的自愿书,就限制了我三天自由。而此时,陆新献还蒙骗我说“只是做一下形式,我和东凤公安局很熟的,好好交代一下就没事的。”而在被关进看守所时,我才醒悟过来,这一切是都陆提前设好局,我成了局中人,任其宰割!
  六、冤狱中贱卖智臣!
  进入中山看守所的37天里,东凤公安局反复提审,一直在以各种途径逼我承认有挪用公司的资金。但最后几次提审没有过多询问我任何有关挪用资金案件,只是逼迫我如何签字贱卖智臣,东凤公安局还恐吓我:如果我不同意贱卖智臣就把我老婆也抓进看守所。
  在冤狱中,我老婆带着三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到“陆新献”办公室给“陆新献”下跪,苦苦哀求“陆新献”能放过我。可“陆新献”却冷酷无情、视而不见!要求年迈的父母变卖家中所有资产给他,他就可以考虑让公安局放我一条生路。
  东凤公安局深知在看守所我是坚决不会同意贱卖智臣的,建议我委托人来处理公司事物,之后把打印好的委托书让签名,先是让我委托我老婆处理,我知道我老婆的身体不适坚决不同意。后来警察说委托其他人才行,我就想到委托我朋友“曾某”全权处理。“曾某”收到我的委托书后,提出要参与变卖智臣的细则,但东凤公安局却以“曾某”拒不配合工作为由,让我变更委托人,我坚决不同意。于是2017年07月21日,东凤公安局违规使用“提押出所”,将我带出看守所带到了东凤公安局。东凤公安局、东凤镇劳动局、东凤镇维稳办三个部门轮番在公安局对我进行“炮轰”,没有半点提审有关我挪用资金案情的笔录,东凤公安局只给我一张《协议书》,里面写着让我同意以162万的价格卖出智臣电器的所有资产,我不清楚是谁买的智臣,也不知道这个价格是怎么协商,所有买家都是由东凤公安局一手联系,我没有参与任何谈判收钱,甚至卖出智臣具体是什么资产我都不知道。在手戴手铐、脚戴脚镣的情况下被迫签下如此不平等的协议时,我彻底崩溃了,我知道智臣当时的资产价值近千万,怎么162万就卖出呢???
  签下《协议书》后,我又被带回了中山市看守所,这162万给了谁?用在什么地方?是怎么用的?我一概不知了。
  七、冤狱37天,获无罪且仍被取保候审。
  在中山市看守所羁押临近30天的日子,我知道案子很快要送到检察院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检察院能还我一个公道。而这个时候,我的律师告诉我公安局想对转办取保候审,希望我能申请取保候审,并提供保证人或保证金,我当时就坚决不同意,公安局竟然够胆插手经济案件,而且逼迫我签下贱卖智臣的《协议书》,为何不敢将案件移送检察院。我坚持不申请取保候审,并要求律师向公安局请求将案件移送检察院。
  在中山市看守所度过了37天的,检察院认定我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可陆新献又在东凤公安局的帮助下不顾检察院作出不捕的意见,强行对我办理了取保候审。
  八、陆新献诬告,虚假诉讼告我欠其私人款上千万。
  智臣的经营过程中,陆新献让我尽量可能的多做一些银行流水,我一直以为陆新献的目的是银行流水可以为公司取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于是听从陆的安排。而正是这些陆新献一手策划的流水最终却成了陆新献手上的砝码。我刚走出看守所大门,陆竟然向中山市人民法院虚假诉讼诬告我欠其私人款项上千万元。离奇的是,陆新献自己都不清楚欠款的金额,开始在法院起诉时,告我欠款285万,此后又多次变更欠款金额,从 285万到335万,再到890万,最后竟然增加到1374.28万元!!!
  在法院开庭审理时,法官对陆新献一再增加诉讼标准(即欠款金额)行为也提出质疑,既然是欠款,为何数额都不清楚,而且差距这么大。法官提出是否有欠条,或是否有借款合同时,陆新献又无法提供。对此法官也会产生质疑。我刘建华有那么大能耐欠你1374.28万元吗?何况欠款数额这么多、这么大,难道你“陆新献陆总陆会长”那么丰富的社会阅历,一份“借据”都没有吗?
  九、奇怪的民事诉讼!
  当我正在为陆新献的虚假诉讼迷惑时,又一单民事诉讼更让我不解。陆新献以他自己的公司“召歌五金”起诉智臣电器欠其货款四百余万元。大家都知道召歌、智臣本是一家一个财务在管理,哪里又自己状告自己的,何况智臣从不欠召歌一分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陆新献想霸占贱卖智臣剩余款项,不给所有供应商一分钱,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而“召歌五金”起诉智臣电器其中部分诉讼证据是从东凤公安局得来,他怎么会有被东凤公安局查封的资料呢!因我在看守所期间东凤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我智臣电器的财务室等公司部门等搜查、扣押我公司所有的公司商业秘密资料和财务资料(包括支票、送货单据等)。后又未经我确认、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涉及我公司关键的财务资料提供给供应商“召歌五金”,导致召歌五金持有智臣电器的空白支票,召歌五金又将空白支票伪造为支付凭证到法院起诉欠货款四百多万元。2018年01月03日东凤法庭“(2017)粤2072民初6975案件庭审记录”中召歌五金公开在法庭表示其所持有我智臣电器的员工资料、工资支付凭证是从中山是东凤公安局获取的,并公开表示其可以到中山市东凤公安局索取任何资料,可见中山市东凤公安局已严重渎职、何来公平!
  十、我原来只是陆新献的棋子,我只想一个公道。
  没想到我刚走出牢房大门,差点被你“陆总、陆会长”以涉嫌“挪用资金罪”的理由而定罪,刚出大门又送了两份“大礼”给我,我做过错的事情,但是从内心深处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哪怕我在牢房我依然没有怨恨过你,我从经营“智臣电器”这个厂最艰难的时候失眠,到在牢房中连续失眠,当我踏出监狱大门,我以为噩梦结束了,没想到你有让我连续寝食难安,到现在所有供应商货款的问题都是我一个人在背着,你这样违背事实!利用你“陆总、陆会长”强大的“朋友圈”公安关系,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你问我有没有错了,我实话实说当然知道错了,第一我确实没有管理好“智臣电器”,因为我个人统筹能力;第二不应该完全按照你的思路去经营智臣;第三我错得更厉害,我看到你背叛过很多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当初你刚来广东中山创业,曾经受到“民强电机厂”的“陈某”鼎力相助!你却忘恩负义,挖人墙角,另起炉灶!而我却还痴心妄想到你会对我好!有的错是能够改变的,有的错是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而我就算付出沉重的代价依然无法弥补我做错的事。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恨你是因为你确实给予过我足够的信任!哪怕你送我进监狱,哪怕你涉及我欠你1374.28万元!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名声扫地、家庭破裂。我看到你背叛过那么多帮助过你的朋友、兄弟,你依然过着逍遥富足的生活,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我呐喊几声还是可以的吧!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陆新献当年邀约我一起创办公司是因为他之前的产业已不景气,想通过智臣电器来“另辟蹊径”。而当智臣电器限于困境时又想让我套取供应商货款,而我没有满足他的欲望!所以对我恼羞成怒!现在我只想告诉所有供应商朋友们、告诉社会我的真实经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还原事实真相,让真正应该承担责任、受到处罚的人受到公正的待遇!我也会向公检法部门和人大政府部门不断上访的。我要告诉全天下的人我的涉嫌“挪用资金”案是人为暗箱操作的;我的另两个案件:案号为“2017粤2072民初6976号、2017粤2072民出6975”两件案件是虚假的民事诉讼案件,让制造这场虚假诉讼案件的人都要受到法律严惩!而我个人已经没有一点能力帮供应商朋友们想办法了,我的生活、我的家庭也找不到任何的支撑点,只能默默地等候着上天的安排!
  当你们看到我的回忆录的时候,或许陆新献又已经联合东凤公安局的黑手将我打入牢狱之中,我不求大家能对我有所帮助,但既然能意料到,那就无所谓了,只希望公道自在人心,在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公道就足够了。

跳转到指定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