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广东视论坛

搜索

产品推广亲子教育娱乐八卦养生天地

网友爆料舆论监督社会时事法律天地

房产信息车辆信息谈股论金投资杂谈

同城交友情感夜话心情日记开心乐园

旅游信息旅行美图家居风水风水杂谈

总共46条微博

动态微博

沙龙
发表于: 2018-1-12 12: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周宏桦,中山莱宾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宾)法人代表。
   2010年,我大学毕业即响应政府号召来到广东省中山市创业,从事的是厨房家电行业。经过与大学同学的一番奋斗,总算是在中山打下了一定的基础。我们创立的品牌一直在电子商务领域遥遥领先竞争对手,拥有自己独立的生产工厂,有专业的电子商务销售团队,庞大的仓库配送系统。这一切,我们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其中,我们从没向别人借一分钱(创业初始资金都是我和同学在大学时赚取的),没向银行贷过一分钱,更加没向供应商开过一张支票,而且,我们所有货款都是月结或者现金结算,因此,我们在同行业里面是出了名的有信用企业。大部分供应商都是主动联系我们,甚至给我们开出的报价都是行业最低,因为大家都希望搭上莱宾这个企业,量大、结算快。这,一直都是我们莱宾股东最引以为荣的!
   2015年,因为部分供应商提供的配件或者产品不达国家标准,导致莱宾被电子商务平台多次处罚(罚款不低于20万,但受到的直接损失不低于1200万,其他品牌损失等无算,做过电子商务的老板们都懂的)。对此,莱宾责令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一定要达到国标,并要求供应商签下合同,如果产品不合格就罚2万元到50万元(莱宾与供应商的合同就是这样来的,最后竟然成为公安的重要证据了),莱宾不断把供应商的产品送检(仅检测费用莱宾就花了接近30万,均有证据)。但无奈因为供应商无法提供达到国家标准的产品(这个是中山家电的通病,日后我会在这方面做一下爆料),电子商务平台强行关闭了莱宾在网上的销售渠道。
  2015年11月13日,在经过了8个多月的无数次努力尝试仍无法挽救莱宾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我及莱宾股东决定按照国家规定委托律师进行公司清算,并且向供应商发布公司即将进行清算的通知,希望供应商能及时联系我们办理退货退款。但因为供货质量不合格的那部分供应商被莱宾要求按照合同进行赔偿请求时,这部分供应商不肯按照合同赔偿,还安排人员围堵我工厂、公司、仓库,导致我们不能为其他已经协商好的供应商办理退货退款。而且,这部分供应商例如中山市明代电器有限公司老板贾逵维等还威胁用黑白两道整我们莱宾股东。
   2015年11月17日(大家可以留意这个时间与我们宣布莱宾公司清算的时间间隔,总共不到4天),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公安人员李富升带领3名治安人员强行撬开我公司大门,并进入公司翻查资料。我公司员工何华凌质问他为何要撬公司时,随即被李富升等殴打。而且李富升还说这个是股东,要打狠一点!在确认何华凌不是股东后,李富升还说了一句:如果你是股东,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李警官,为何你这么急于介入处理经济纠纷?而且采取违法执法手段?如果何华凌是股东又会怎么样?应该会被你立刻强制扣押了吧!是你父亲叫你殴打我员工的还是你顶头上司?而且,在看守所里,我提及此事时,李警官你还记得你怎么说的吗?你很嚣张大声的暴怒:就是我打的,还打得轻了!又怎么样!?当我说你这样陷害我,我不服,10年河东10年河西时。你竟然对外汇报说我威胁要杀你全家,还假惺惺把你家人都叫到中山避难!呵呵,你良心有一点羞愧吗?一个在看守所里的人威胁要杀你全家?符合逻辑吗?)面对如此不符合法规的情况(具有中国特色兼地方主义色彩),是有点脑子的老板都会选择离开一下,因此,我就回到家里,在家里通过电话安排处理公司事宜。
   2015年11月19日,我接到自称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唐小飞的电话,对方威胁要求我到分局做调查,否则将采取强行措施。(贾逵维说唐小飞是他的学生,贾奎维是莱宾公司供应商,中山明代电器有限公司老板,莱宾最大的供应商。)我告诉唐小飞莱宾公司已经委派律师正在进行公司清算事宜,一切都在按照国家规定运行。对方强烈要求我一定要过去,我说我安排律师过去解释情况,但唐小飞却不肯,第二天我安排律师去找他,但唐小飞不肯接待。(在中国的公民都知道某些地方公安部门人员的办案手段,例如先控制再办事,何况,早2天你东凤镇公安才殴打威胁我员工,即使一个傻子都不会把自己贡献出去吧。在此我就不多说了,老板们都懂) 从始至终,我及莱宾股东都在积极处理供应商货款,也安排了厂长及律师与供应商协商处理。60多位供应商,在2015年11月20日前,已经和30多位供应商谈妥退货退款。可恶的是,东凤镇公安分局领导安排了治安警员强行把守我工厂及公司,不给我们为这些供应商办理退货退款,导致退货退款事宜被一再延误!2015年11月20日,眼见政府部门这样违法执法,强行干涉经济纠纷的情况,我及股东都知道需要长时间去处理这个事情,因此就安排财务给员工结算工资。总共工资80多万(一个要诈骗的企业为何还会支付这么多的工资?合理吗?),其中每个员工多给1500元或者一个月工资(因为我及股东曾对员工说要带领他们把公司打造成上市公司,而今创业失败,只能用寥寥千百元作为对员工的愧疚补偿)。另外我们安排财务退还给莱宾经销商客户的定金3万多元,因为已经无法给他们安排生产了。然后再安排8名员工在工厂、公司、仓库与围堵人员一起看守财物。 从公司盘点中可知,我公司只欠供应商630万元货款(平时月份货款为现在两至三倍以上),我公司仅库存货物及固定资产价值就超过所欠货款,达到740多万。何况还有大量的按金和现金。这些资产是足以支付莱宾所欠货款的!莱宾货物及固定资产莱宾从没转移或者低价抛售,而且在2015年11月初的一个股东会议上,莱宾股东也同意安排工厂采购员减少材料的进货,以避免出现经营不下去堆积太多货物导致供应商不肯接受退货的情况,所以才出现了所欠货款只是平常月份的三分之一。相信,我们也是有良心的企业吧!怎么可以和合同诈骗挂钩了!?我表示对中山政府强烈的不能理解和接受!
   2015年12月9日(是8号立案的,这个立案时间也确实有点不合理吧),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从我家中把我捉到中山市五桂山看守所关押,公安局开始给出的捉人理由是:股东失联。(本人及股东一直与供应商在沟通处理,这些均有大量的电话、信息记录,而且律师及厂长也在与供应商协商处理,本人及股东电话一直开通,自从2015年11月19日唐小飞队长和我电话信息沟通后,我也没见东凤镇公安联系过我,何以说我失联?而且2015年12月2号我还安排了工厂厂长联系了所有供应商到工厂清点各自剩余物料,当时我方聘请的律师和公安局人员也在场,为何到2015年12月8日短短几天,我就成了失联,成了合同诈骗犯??不仅如此,2015年12月 7日,我还安排了我司工作人员和律师一起到东凤工商局进行清算备案,而且2015年10月23日我公司财务还如期结算了供应商上一期的货款,直到供应商报案甚至案件立案成功的时间,所有供应商还款日期根本还没有到期,如果是诈骗,我会如期打款给供应商?决定公司清算后股东还和律师去同供应商沟通处理还款事宜?明显的经济纠纷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合同诈骗!呵呵,我只能说整件事背后的猫腻相信大家都懂的!!) 抓到我后理由改为:莱宾股东大量取现,携款潜逃。(2013年,莱宾公司和樱花卫厨有限公司有经济纠纷,对方采取法院冻结手段,把莱宾天猫账户上的460万元现金全部冻结,导致莱宾资金运营困难,最终被逼庭下和解赔偿对方36万元,这单官司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走,莱宾是绝对不会打输,但这就是手段。因为吸取这个教训,莱宾股东才决定取出现金,交由财务搭配货物一起去处理货款。相信,这个行为不是刑事行为吧) 最后,东凤分局只能以我夸大库存产品数量和价格为由。(仓库物品数量可以清点,这个不会有假吧,至于价格,莱宾只是把成品按照配件的价格加了10%,因为成品包含有莱宾工人加工费用和仓储费用,很合理呀!) 就这样,三个不存在的因素,我就被批捕了。忘记说了。在看守所,李富升提审时,竟刻意把我说的情况不予记录到笔录中。例如为何取现,他只是在笔录里写我取现,当我要求他写明取现理由时,李富升立刻威胁捉我家人等而导致不能写进去。其他情况一如这样!李警官,你不只对我采用威胁手段做笔录哦,莱宾留守的8位员工,其中有7位都是被你威胁做的笔录,都是被逼说老板跑路!李警官,你知道这7位员工是什么年纪吗?都是20出头的青头仔啊!而且,里面有一位是我远房表亲(连一个表弟都做笔录说表哥跑路,符合逻辑吗?)。这些员工后来反馈给我的情况是:你把他们关押10多个小时,让他们认为是不可能出去的,而且还威胁说如果不能指证老板跑路,你将把他们捉到监狱关18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对于员工为了自保而被逼诬陷我跑路,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李警官,最狠毒莫过于你!亏你还是我化州杨梅人(而且你家离我家都不到9公里),我与你无冤无仇,作为一个化州人,你可以这样对待化州人,你狠过我工厂的nunu!化州人以你为荣! 我被逮捕的实际情况是:60多名供应商在贾逵维(贾逵维对莱宾厂长说他向东凤镇公安人员支付了10多万立案费,可恶的是,在我被逮捕后,贾逵维居然要求莱宾在原有的货款上另外补还这笔立案费!这些我都有充足证据)的带领下,按照东凤镇某公安人员(读者们你们猜一下是谁)的指导去围堵东凤镇镇政府和东凤镇公安分局并且拉横额,(本人有充足的证据证实)。因此,我及莱宾股东就是这样被中山政府以维稳的手段被国家执行了! 关于维稳这两个字。
  在2017年11月,东凤镇公安分局领导郑耀雄仍然多次向我提及,意思是我死在维稳之下是属于我活该!中山还是法治社会吗?我个人认为比黑社会还黑!什么叫维稳?中山市政府你们有认真去学习过吗?
   2017年11月13日,我通过中纪委官网向中山纪委举报东凤镇公安分局局长郑耀雄贪污受贿。但2017年11月16日,东凤镇6名公安人员就去到我工厂厂长家里进行威胁,还说我的举报无效!短短3天,我在纪委的实名举报就被东凤镇公安人员截获,还被公安领导安排了6名公安人员威胁!这正常吗?如果没有纪委内鬼,我的举报怎么会被泄露?!我周宏桦会愚蠢到直接发信息告诉郑耀雄我正在举报你,好让你做好防备,来攻击我吗?而且,一个自称纪委的手机发信息给我说我的举报纪委不受理!叫我向中山市公安机关举报!难道中山市纪委你是叫我向郑耀雄举报吗?好吧,我只好投诉到公安督查部门,另外我也冒着生命危险向网上进行公布(发布的时候我就已经另外发文你中山政府一定会想用诽谤罪名陷害我了)!事情也真如我所愿的发展,在我投诉到中山市公安督查支队后,督查支队办案人员打电话威胁我说如果我没有证据,我就是诽谤罪!可是,我举报的都是有证有据的,也提交给你们了,难道证据给你,你都可以视而不见吗?有证据的举报不是诽谤吧,诽谤的概念是什么,中山督查们你们学习好了吗?别又把我关了几年才学习好吧!我个人真的有点难接受!莫非中山市政府你想要我去把违法犯罪的公安人员全捉起来再交给你吗?你督查支队就不用干活?难道郑耀雄要求我莱宾公司支付100万给佛山三宇快递有限公司属于正常的吗?更何况是三宇快递扣押我莱宾80多万货物不肯退还,实际我莱宾只欠他20万运费(这些都是事实啊,有证有据的,我莱宾都在法院起诉了这个公司)。我周宏桦在2015年10月底就已经与三宇快递老板沟通过,叫他返回货物,我立刻支付运费的。何以你郑耀雄却厚颜无耻为一个倒欠的企业出头?你和他是合伙人吗?不然你能解释清楚吗?我说你贪污受贿不为过吧,证据我都已经提供了,难道中山市公安督查部门认为我是捏造的?难道我周宏桦就不知道什么是诽谤罪?我大学几年是白吃的?我莱宾20多位大学生都是吃素的吗?只能说我们年轻,使用阴暗手段不如你们老练!郑耀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用合同诈骗的手段污蔑我坐了8个多月的监狱,难道郑耀雄就不涉及污蔑罪?关于郑耀雄贪污受贿的情况,各位可以到我微博去了解详细情况。
  2018年1月3日,中山市公安督查支队及公安纪委4名人员从中山来到我化州家里,还叫来了化州公安督查及纪委和化州下郭区公安局公安等一大队人马将我家围得水泄不通!(即使我是诽谤,但诽谤大案要案吗?需要安排这样的阵容!诽谤也可以通过法院起诉解决的啊!莫非这是一种威胁恐吓?或者是给我另外的一种声誉上的压力?可能你不知道因为你们中山公安,我周宏桦在化州早已经完全没有了声誉。好在,我是一个强大到你想不到的青头仔吧)而且中山给出的命令是,如果周宏桦不能在2018年1月4日早上9点出现,就在中山市网上通缉周宏桦!浩浩荡荡的一大队人马,莫非要打战?如我邻居所说,如果打印度,派出这批人马最少可以打到马德里! 事情还没完,
  2018年1月3日,因为我不在家,中山4位公安纪委、督查人员又杀到我父亲单位,还要求化州市杨梅镇派出所所长与其一起对我父亲施压。(这算是给我父亲政治上的恐吓吗?你没想到我父亲对你们中山公安是带有仇恨的吧。可笑的是,难道现在中国又有新规需要子债父还?)而且,中山领头的还说这件事情都过两年了,搅得我家很累,他们也很累!希望尽快解决这个事情!还强烈要求我父亲通知我撤下投诉!这,是在威胁加妥协吗?难道我投诉也是不合法的了? 2016年10月,周宏桦在被冤坐了8个多月的监狱后,被中山检察院以无罪释放。中山市政府你们有为莱宾做过一份同情和补偿吗?没有,而且你们政府的好领导郑耀雄还要求莱宾支付因东凤镇公安分局强行扣押的2800多台电器产品产生的10多万元的保管费用!如果不能及时支付,将把电器产品自行处理!(我国是有明文规定是不能收取物品保管费的,我周宏桦都没向你们索赔,你们竟然倒打一耙了。)中山市政府你这样做符合国家规定吗?!中央知道吗?这10多万元要进入谁的口袋?!属于变相索贿吗? 到目前为止,莱宾公司仍有一位小股东被你们网上追逃,导致他两年有家不能归!要知道,他只是负责财务,而且是最积极与供应商沟通处理的股东。你们竟然污蔑他涉嫌合同诈骗!携款潜逃!我作为莱宾公司的法人,现在都被无罪释放,为何你们公安还要整我们一个小股东诈骗?合理吗?难道你们想要抓一个替死鬼?不然你们没办法交差?!就是这名股东,在我被逮捕后,仍然冒着被冤屈的风险去解决了所有供应商的货款问题!何来的携款潜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你们中山公安想解决此事,你们应该有认真考虑过莱宾该股东的罪名了吧。更可笑的是,这位股东曾经的志向是做警察,而且他经常说如果不是从商,至少也是个局长了。但现在,相信他不单仇恨警察了吧。莫非阶级的矛盾,就是这样来的?都是你们这些公安腐败分子逼出来的!
  2017年11月13日,在我举报那天我就明确地做好了遗嘱:我做好一切的准备等待中山市惨无人道的维稳!进入中山看守所,是离死不远的,大家可以到我另外一篇文章了解一下我描述下的中山市五桂山看守所。 现在又到年关了,应该中山又是一波企业倒闭潮。广大的创业者们,如果你们熬不住了,希望你们千万别像我这样轻信按照国家程序办理就没事,本人就是依法办事被政府办了! 中山,伟人的故居欢迎您!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其中含义:中山五桂山看守所欢迎您!老板!老衬!在您踏进中山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您是要进入五桂山了!忽然间,我又记起曾经有一个腐败局长说的话:在我手里,要弄死一个企业,那只是随随便便的事! 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创业者,埋头苦干,勤勤恳恳,带领一支吃苦耐劳的团队准备打造一番事业,没想到,被中山政府以一句维稳就灭了。而且股东还要遭受牢狱之灾!或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归!未来还不知道要被冤成什么样!深信,我之所殇,也将为众老板之所殇!呜呼哀哉!我就是中山的现实版创业者死亡样板!希望能够给在中山创业的老板们敲响警钟!莱宾公司在陷入困难的情况下,被中山政府落井下石打进了无尽深渊。但莱宾在正常经营的前几年,所遭受的待遇与亚布力事件几乎是一致。关于这个被差别对待的情况,待下次周宏桦发布时再做详解。
  2017年,中山市有6位公安局长被捉,这难道真是中山的一种荣耀吗?中山市东凤镇的站街女清理了吗?东凤镇的赌博游戏厅解决了吗?东凤镇的偷抢问题根绝了吗?东凤镇污水处理厂喝酒问题怎么处理了?为何中山市最北(山高皇帝远)的公安局长可以相安无事?我坚信背后绝对有参天大树!公安,全国最黑的一条政府战线,何时才能清理害群之马?1989年,公安部就已经明确下达《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为何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众多公安及领导胆敢将一件简单而且明了的经济纠纷案以合同诈骗立案?而且中山市政府也视而不见?只能说中山部分政府部门无法无天!办案人员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因为担心已经被通缉,本人就不做详细描述。如果需要了解详情,可以添加我微博进行了解。鉴于中山政府打算继续采取惨无人道的非法手段打压我,我也将保持对中山内幕的持续爆料,对于关门打狗一说,请继续关注,本人将在下一篇进行解释(即使我本人已经被关押)。一个有胆有魄的创业者!

跳转到指定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