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广东视论坛

搜索

产品推广亲子教育娱乐八卦养生天地

网友爆料舆论监督社会时事法律天地

房产信息车辆信息谈股论金投资杂谈

同城交友情感夜话心情日记开心乐园

旅游信息旅行美图家居风水风水杂谈

总共48条微博

动态微博

发表于: 2018-5-13 10: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揭开重庆“农民工死亡副主席找人顶包”的谜团
实名发帖:袁显碧    身份证:5102281942103211322  关注电话:15808066520
实名发帖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谢光伟是重庆市铜梁区知名的企业家,其在2016年是铜梁区工商联的副主席。为何今天的谢光伟不再是工商联副主席呢,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农民工死在谢光伟的工地上开始。
袁显碧是在谢光伟的工地上打工的农民工龙德明的母亲,袁显碧用实名制的方式通过网络群体为农民工儿子喊冤,实名控诉重庆市铜梁区工商联副主席谢光伟的工地发生死人事故时找农民工顶包。
在袁显碧看来,儿子龙德明是给老板谢光伟坐牢,导致农民工死亡在工地上的事故责任的罪魁祸首就是谢光伟。
     2016年7月初,铜梁工商联副主席、子奇药材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光伟要改建原铜梁区旺龙淀粉厂的彩钢棚,他因工作繁忙又系公职人员不方便出面,而龙德明又做过电焊工在行业内熟人多,所以让龙德明帮他找人做工和买材料做现场管理,工钱口头商定是做完彩钢棚后,按工天每天给付300至400元。
    2016年7月18日左右,龙德明就和夏海到工地现场监督旧的彩钢棚撤除,撤除用的挖挖机是谢光伟租用的。
    撤除旧的彩钢棚后,谢光伟让夏海把要重新搭建的彩钢棚支柱基座用水泥做好后,谢光伟又叫龙德明按照他的要求去采购了钢材和找到了白仲程让他联系几个工人做点工,并由白仲程负责计工天。
2016年8月6日下午20时许,彩钢棚突然倒塌致陈文才死亡,白仲伦、黄光建、罗毅受伤的事故。
    事故发生后,龙德明第一时间通知了谢光伟,谢光伟告诉龙德明千万不能把他说出来,因他是公职人员,不好出面,叫龙德明先把责任承担下来,一切经济责任由他来承担。谢光伟还信誓旦旦承诺,如果龙德明因此事承担了刑事责任,他也会把龙德明从监狱里捞出来。
龙德明考虑到谢光伟的外侄女胡敏是龙德明原妻子的侄儿媳妇,当时受伤的三个工人伤势严重正在抢救急需医疗费,如果龙德明不听他的,他不出钱三个工人不能及时得到救治。
由此,龙德明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做了虚假陈述,按照谢光伟给龙德明在电话上说好的由龙德明80元每平方米从谢光伟处承包的。
    2016年8月8日,在南城街道调解时,龙德明就按照谢光伟和吴克强律师事前教龙德明的作了虚假陈述。但调解书最先写由龙德明赔偿支付陈文才80万元,龙德明就不同意签字,龙德明说昨天晚上讲好了不由龙德明赔钱,钱由谢光伟承担,要龙德明赔钱龙德明不签字。当时按照法律赔偿金额只有30几万,死者家属不满意一直没解决好,一直到晚上涨到了80万,这个80万都是谢光伟作的主,背后的事情都是谢光伟一手操作。
    当时在调解死者死亡赔偿时的晚上,死者方的大队书记还给龙德明的亲妹妹说:“小妹,这个事情大得很,上面在施压,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不是要牵扯很多事出来,很多人都要受到牵连,不管陪多少钱都要把事情解决下来,你就喊你们哥哥把字签了嘛,谢光伟喊过来调解的人都说不会让你哥哥出钱。”
最后,在谢光伟给龙德明出具了不让龙德明承担80万的死亡赔偿金的承诺书后,龙德明才在调解书上签的字。
当死亡的农民工的赔偿等顶包成功之后,谢光伟马上否定一切,龙德明是事故责任人的一切假象形成,龙德明一是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二是要承担安全事故的刑事责任。
袁显碧如此请求:调查这个案子的突破点其实很简单,着手点就是去调出当时解决陈文才死亡赔偿金的调解笔录。尽管谢光伟后台再强硬,关系网再广,我们仍然坚信这个社会是存在公平和正义的!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主持公义!希望上级领导能够查明真相!还龙德明一个清白!让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能够恢复平静,让社会能够回归公平和正义,让正真的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作为袁显碧一家,龙德明被判刑,龙德明一家由此倾家荡产,他家的遭遇已经引起了全国网民的深深同情,铜梁区相关部门应该相应网民呼声给谢光伟和袁显碧两方一个公平的说法,还事实以真相。



   “事故发生后,龙德明第一时间通知了谢光伟,谢光伟告诉龙德明千万不能把他说出来,因他是公职人员,不好出面,叫龙德明先把责任承担下来,一切经济责任由他来承担。谢光伟还信誓旦旦承诺,如果龙德明因此事承担了刑事责任,他也会把龙德明从监狱里捞出来。
    龙德明考虑到谢光伟的外侄女胡敏是龙德明原妻子的侄儿媳妇,当时受伤的三个工人伤势严重正在抢救急需医疗费,如果龙德明不听他的,他不出钱三个工人不能及时得到救治。
    由此,龙德明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做了虚假陈述,按照谢光伟给龙德明在电话上说好的由龙德明80元每平方米从谢光伟处承包的。
    因陈文才死亡急需善后处理,在去铜梁区南城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前一天即2016年8月7日晚上,谢光伟叫龙德明到铜梁大酒店对面的饭馆吃饭,当时在场的有谢光伟和他老婆、土桥建筑公司的韩星、还有他聘请的律师重庆衡天律师事务所的吴克强。当时韩星还给谢光伟说过这样一句话:“亲家,如果这个人(龙德明)不出头给你顶着,这个事情就大了”
    谢光伟说,明天要去南城调解,叫龙德明和吴克强、金跃东两位律师代表公司一起去参加调解,然后吴克强律师就给龙德明说,你明天就把责任先承担了,说是你承包的,反正你没得钱赔偿,只管叫穷,最后赔偿费用由谢光伟支付。
    谢光伟对龙德明说:如果是你出面承担责任可以让我少赔偿几十万。
    2016年8月8日,在南城街道调解时,龙德明就按照谢光伟和吴克强律师事前教龙德明的作了虚假陈述。但调解书最先写由龙德明赔偿支付陈文才80万元,龙德明就不同意签字,龙德明说昨天晚上讲好了不由龙德明赔钱,钱由谢光伟承担,要龙德明赔钱龙德明不签字。当时按照法律赔偿金额只有30几万,死者家属不满意一直没解决好,一直到晚上涨到了80万,这个80万都是谢光伟作的主,背后的事情都是谢光伟一手操作。
    当时在调解死者死亡赔偿时的晚上,死者方的大队书记还给龙德明的亲妹妹说:“小妹,这个事情大得很,上面在施压,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不是要牵扯很多事出来,很多人都要受到牵连,不管陪多少钱都要把事情解决下来,你就喊你们哥哥把字签了嘛,谢光伟喊过来调解的人都说不会让你哥哥出钱。”
最后,在谢光伟给龙德明出具了不让龙德明承担80万的死亡赔偿金的承诺书后,龙德明才在调解书上签的字。
让袁显碧想不通的是,她的儿子龙德明站出来为工商联副主席谢光伟顶包,儿子一家却沦落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
    “处理好死者的赔偿事宜之后,谢光伟出尔反尔,于2016年10月10日向铜梁区法院起诉龙德明给付他垫付陈文才的死亡赔偿金和医疗费8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并查封了龙德明原妻子和儿子的住房。”
    当龙德明收到起诉书副本时,才知道自己上了谢光伟和吴克强律师的当,后悔千不该万不该轻信谢光伟和吴克强律师的话,帮谢光伟顶包。
    现在,法院以龙德明触犯安全事故罪,追究龙德明的刑事责任,而真正有罪的人谢光伟在他的律师吴克强的帮助下却逍遥法外。
    为此,龙德明一家分别向铜梁区公安局、铜梁区安监局、铜梁区法院、铜梁区人大如实反映了事实的真相,反悔龙德明在事故发生后在公安机关的虚假陈述,请求公安机关重新调查取证。
    “谢光伟没有将旺龙淀粉厂彩钢棚承包给龙德明,该厂房面积大约有3千多个平方米总造价约30万元左右,如果龙德明真以8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从谢光伟处承包,即使龙德明是亲戚按照常理也应当要签订书面的合同,对所搭建彩钢棚的高度、跨度、所用钢柱、钢架的材质厚薄、规格、质量、安全、工期、结算支付办法等要作出约定,仅以口头约定显然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合同法》的规定。撤除旧彩钢棚和安装新彩钢棚基座都是谢光伟雇佣的工人做的,如果真系龙德明承包,那么安装新的彩钢棚基座应当由龙德明雇佣工人来安装。”
    龙德明已经被判刑,龙德明一家还要承担死伤者的所有费用,给工商联副主席谢光伟管理工地的龙德明为谢光伟顶包导致了一家人从此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调解协议的调解委员和记录人全是谢光伟找的,都让龙德明签字,说是签了谢光伟不会让龙德明出钱,全部由谢光伟出,龙德明只替谢光伟出面承担责任,龙德明不签,让谢光伟写了个承诺书。
    谢光伟找龙德明顶包后自己出钱赔偿了死者家属,然后谢光伟翻脸将龙德明告上法庭讨要这笔钱,这个案子一直都没开庭。
    谢光伟写了承诺书,知道打不赢,所以法院一直到现在都没开庭,他就等着三个伤者去告龙德明赔偿金的案子,然后就牵扯出后面的刑事附带民事案,等着刑事案一判龙德明的罪之后,他这个80万的案子自然也该由龙德明负责,他这个诉讼状一交就把龙德明和前妻陈启英名下的房产给财产保全了,出这个事情的三年前于2013年龙德明就和前妻陈启英协议离婚了,协议上说龙德明净身出户,(离婚协议书盖了民政局公章)。但是房产证上没过户,法院仍然将房产冻结.
    如果官司打输了房子全都要被法院拍卖,龙德明没办法了,工商联副主席谢光伟势力太大了,他现在又要龙德明坐牢,又要龙德明赔钱,他作为真正的雇主却逍遥法外,被雇佣的龙德明替他承担了责任却还要被抓去坐牢,法院判决太不公平了。
    办案部门应该清楚,这么大的工程量凭一个口头协议能说明这个工程是由龙德明承包的吗?法律明文规定的建筑上承包必须以书面合同为准。(谢光伟因为此案辞去了工商联副主席一职,这一行为明显地表现出他害怕被上级查出他的老底。
为什么检察院不起诉谢光伟而只起诉龙德明一人,按照责任划分龙德明判一年半,谢光伟就该判三年才对,现在却是龙德明一人被判刑,而谢光伟一点责任也没有承担。
    吴克强、金跃东是重庆衡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也是谢光伟长期合作的律师,稍微懂法的以及同行业都说他们两个是黑心律师,而且金跃东的亲舅舅是铜梁区法院的庭长,一出事谢光伟就找到这两个律师,这两个律师就给谢光伟出谋划策,明眼人都能看出谢光伟和这两个律师一步一步埋下陷阱让龙德明往里面跳,最后翻脸不认人,拿着一开始设好的证据反告龙德明,欺负龙德明是穷苦老百姓,啥都不懂。
  袁显碧说:现有证据充分证明律师吴克强、金跃东违反职业道德,伙同谢光伟昧着良心办事.当时谢光伟说派龙德明和吴克强、金跃东代表公司去参加陈文才调解死亡赔偿金的事情,并且吴克强和金跃东两个律师在解决死者陈文才的调解笔录上签了字,如果吴克强、金跃东真的是代表龙德明在上面签的字,他们应该拿得出与龙德明签定的律师委托书,但是他们根本拿不出委托书,只能证明他们是代表谢光伟在调解笔录上签的字,并不能代表龙德明。(事发,谢光伟设局欺骗龙德明,说吴克强和金跃东这两个律师是找来给龙德明做代理律师,然后说让龙德明去背锅,出了事有律师给你辩护)。然而调解协议上这两个律师却没签字,后来谢光伟起诉龙德明这两个律师又是作为谢光伟的代理律师,这里就足以证明这两个律师违背职业道德底线,伙同谢光伟设陷阱陷害龙德明,他们知道这个调解笔录是不会曝光的,而调解协议书是会作为证据会曝光的,这样他们就以为自己做的违背职业道德的事不会被人知道,然后他们没想到的是调解笔录被调了出来,曝光了他们做的黑心事。         
袁显碧如此请求:调查这个案子的突破点其实很简单,着手点就是去调出当时解决陈文才死亡赔偿金的调解笔录。尽管谢光伟后台再强硬,关系网再广,我们仍然坚信这个社会是存在公平和正义的!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主持公义!希望上级领导能够查明真相!还龙德明一个清白!让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能够恢复平静,让社会能够回归公平和正义,让正真的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作为谢光伟来说,案发时她还是工商联副主席,他受到死人之后找农民工顶包的只=控诉,他也必须得到一个公道的说法。
作为袁显碧一家,龙德明被判刑,龙德明一家由此倾家荡产,他家的遭遇已经引起了全国网民的深深同情,铜梁区相关部门应该相应网民呼声给谢光伟和袁显碧两方一个公平的说法,还事实以真相。
    龙德明一家请上级领导查明真实情况,依法查处谢光伟指使龙德明作假证、伪证的行为应承担的法律责任,龙德明也愿意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跳转到指定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